2018年11月9日

沒有人願意天生罹患疾病或身心障礙,請讓特殊教育能落實,以免日後負擔更高的社會成本/曲俊芳老師

特殊教育服務的對象裡,無論哪一類的身心障礙孩子,很多經常
合併嚴重的情緒困擾或精神疾患,甚至經常因為焦慮、憂鬱、錯誤解讀他人言行或缺乏安全感,甚至對於公平的堅持和偏執,經常性造成班級課堂活動中斷,甚至和其他同儕、師長間的肢體衝突與傷害。

有的雖然已經固定在精神專科診所接受治療,並且服用藥物,但仍然可能有高頻率的言語或肢體攻擊行為,引起教室同學的不安,和教師班級管理的挑戰


為此,除了個管教師付出相當多時間紀錄個案行為、進行個案輔導和處理,學校處室之間也花了許多時間召開個案會議進行溝通協調與討論人力配置和緊急處理流程;其他學校教師和助理人員也必須隨時待命,以因應隨時爆發的大小衝突和狀況。

除此之外,個案問題嚴重複雜者,學校如果通常也會向縣市的資源中心申請專業人員(如學生輔導諮商中心的諮商心理師、社工師)或情緒行為專業支援教師進入校園做長期的合作。

甚至,因為課程成員的衝突過於嚴重,有時教育局還會為此額外核撥鐘點費讓學校將課程做更多元的安排,並另補助學校申請部分工時的鐘點助理人員來協助學校因應不易預測的突發狀況。



除了每個禮拜40小時的助理員鐘點費,加上安排多元課程所需要的教師鐘點費,是看得見的金錢成本,其實「看不見的成本」更多。

每週1-2次定期或不定期的開會討論,除了個管教師與專業人員、處室之間、任課教師或助理人員與專業人員的演練和討論,這些人力時間的成本相當可觀。

至於因此排擠的預訂工作時間自然無法計算在內。此外,為安撫或處理個案情緒過程,任課教師不斷澄清、安撫或引導個案所耗費的時間,往往使課程進度被大大壓縮(甚至犧牲)。而每一次衝突事件發生時,課程因此中斷無法進行而影響所及的教學者、支援教師、助理人員和其他孩子的課程,還有安撫其他孩子的不安擔心,這些時間和精神成本,也是不可計量。

特殊教育從來都不便宜。正因為重視人的價值和獨特需求,正因為了解沒有人願意天生罹患疾病或身心障礙更不會想要獲得因障礙而來的資源或權益

所以政府主管機關應該在合理範圍內提供學校和家長在輔導照顧孩子過程所需要的人力(如特教師資、專業人員或助理人員)、物力(設備設施、輔具、教材教具或課程)和物力(鐘點費、事務費),但這些資源到位之後,更需要被執行,才有機會逐步看到個案狀況和整體環境的改善。

「教育是最廉價的投資」,這話聽來和前面矛盾,但其實不然。如果有一天這樣的孩子因傷人傷己,而進入更高成本的醫療院所,或者甚至因犯行而進入感化教育場所或監獄,這整個社會所需為其耗費成本恐怕將會更無法估計。

................................
本文圖檔皆取自網路 https://bit.ly/2qCF2Lp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