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19日

家長教養經驗~亞斯孩子的就業選擇與準備

謝謝 Wen-pin Chien 爸爸提供


我這樣的經驗是「未雨綢繆」?還是「杞人憂天」?───我的做法不一定正確(僅提供大家參考)

每一位亞斯伯格的孩子,他們的行為表現並不完全一樣,但大致上有共同的特質:過度偏執的喜好,不會變通的思維習慣,真實而無修飾的表達方式。

當我家的亞斯高中要畢業時,我就為其未來擬就讀的大學與就業能力擔憂。於是大學的選擇我並不以「明星」為考量(實際上是大學學測、指定考、四技統測成績皆不佳),而是以離家稍近、學校宿舍及交通為優先考量因素,避免萬一有事,鞭長莫及。所幸大學四年都住學校宿舍,也是他整個求學生涯最平安快樂的時光。經我仔細思索,應該是大學生自制力較高,且大學生多數忙碌著自己的電腦網路,互動少衝突就少。

一般而言,亞斯孩子的智力是正常的,且多數具備某方面的特殊能力,如音樂、美術或記憶等。但我家的亞斯卻偏執於手工藝,亦即以廢紙箱紙盒、廢電池、廢吸管等製作各種模型。

然而在他大學四年當中,我經常拋出一項議題讓他思考:將來要如何養活自己。手工藝應只列為休閒或興趣,況且因欠缺察言觀色的能力,人際互動笨拙,除非自己創業當老闆,否則動輒得咎了上司或客戶,是否尚能保住工作?而政府機關則有多元選擇,有直接面對民眾者,有不必面對民眾而僅處理自己份內事務者,況且亞斯孩子從事公職必定「依法行政」。

因此,我就善加運用他們的固執(堅持)特質,不斷地對他「思想改造」,希望他能往公職之路邁進。果然,就在他大四那一年,我們台灣許多企業流行「放無薪假」,許多家庭經濟陷入困境,激起了他報考公職的決心。

因他大學修讀的是應用英文系,大學四年的成績亦都僅勉強低空飛過而已,於是只好挑選最普遍但也競爭人數最多的「一般行政」類報考,又該類科考試的專業科目如行政學、行政法、政治學.....等,沒有任何一科是他曾學過的,我只好陪他到書局挑選參考用書。大四下學期就先報名初等考試,在三萬六千多名報考人數當中,他成績排名為兩萬五千多名,當然落榜。

大學畢業後,我家亞斯要參加公職考試的補習,我就告訴他要有「長期作戰,全力投入」的心理準備,並幫他報名「保證班」。當時我自己內心也估算:縱使考了五年、六年、或十年,只要能考上,總比我要養他一輩子好得多。

因此,第一年先參加「數位學院班」的上課,因「數位學院班」是以光碟教學,屬於單向溝通,遇有問題無老師幫忙解答或說明,這對亞斯孩子而言,成效並不好,因此補了一年都沒考上;第二年改轉至面授班,這屬於雙向溝通,我家亞斯每逢下課就攔下老師請教問題,而老師也很有耐心地講解、指導,第二年的課程尚未結束就考上「身心障礙人員特考」(四等一般行政)。

這兩年期間,他參加過初等考試、身心障礙人員特考、普考、司法特考及地方特考等共計11次,當然比我估算的年限短很多,這也許是亞斯孩子們的固執(堅持)特質使然,因為這兩年的考試期間,他經常說這麼一句話:我不想當行政院主計處所公布的失業人口。

在選填分發機關時,我家亞斯深知近年來民意高漲,民眾投訴案件多,若要服務一般民眾恐有溝通上的困難,所以他以學校為優先選擇,說是要為學生和老師們服務。很幸運地,目前被分發到住家附近一所學校服務,經濟已能自立自主。

其實,在考試未上榜之前,他也曾心急到想「每試必考」,諸如郵政、鐵路、台電與中油等國營事業的招考,但我都極力勸阻,要他全力專攻有補習的「一般行政」類科。也許我對孩子的生活目標介入太深,但適時運用亞斯伯格症的固執(堅持)特質,讓他們具備就業能力,並能養活自己,應是每位亞斯孩子之家長們的共同期望吧?!


Wen-pin Chien 

我再補充說明一下,我們的國家考試有規定:專業科目平均未滿50分以上,縱使尚有缺額也不予錄取。

而大致上,高考(三等)的試題幾乎全部申論題;普考(四等)的試題則有全部選擇題或選擇申論題各半者;初等(五等)的試題則全部為選擇題。

因我的亞斯孩子以前讀高中時,每次學校段考的國文成績幾乎都全班墊底,我曾為此請教過大學特殊教育系的教授,是否我的亞斯孩子有學習障礙(國語文閱讀方面),之後才知道他對國文修辭方面的比喻、比擬、借代、反問、反語、雙關、映襯…..等不甚瞭解。

為了能通過專業科目平均50分以上的門檻,所以鼓勵他選擇考四等和五等的考試;因三等特考全部申論題,對亞斯孩子要通過50分以上的門檻而言,非常困難。不過,上榜這一次的特考,有一科「公共管理概要」的申論題,50分當中他居然得了45分,他們補習班的老師也大感訝異(因超過了一般水準)!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