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1日

因為困難所以成長所以茁壯...(5)心理師與輔導老師目標一致但意見相左

我本以為事情已經告一段落。但是沒想到哥哥下午回到學校把簽署好的契約(http://on.fb.me/g5w12P)交給老師後,隨即接到導師的電話。

憂心焦慮的導師跟我商量「麻煩媽媽跟著去參加畢業旅行」
「我瞭解,也想讓他成長,但請您不要選擇畢業旅行這幾天好嗎?」
不然能不能「簽署切結書」擔負孩子可能不聽指揮的後果呢?

.............................

這個學期,正值學校行政大調動,輔導主任特教組長,都是第一次擔任這個職務,並且不太了解什麼叫做「高功能自閉症」,行政單位誤認哥哥拒學是罹患憂鬱症,並在怕吵的孩子需要安靜的獨處空間時,誤以為哥哥要傷害自己,他們要保護孩子拉住孩子不讓他發生意外,卻沒料到這樣的舉動讓哥哥更害怕,躲藏的位置越來越隱密,而讓問題變得更複雜!

我當過國小導師,領導過兩次畢業旅行,過程中曾發生班上同學,在畢旅期間失蹤。事隔多年,這件事仍讓每年畢旅時,所有六年級導師當作對全班同學訓誡『同學彼此照應,不可脫隊』的教材。

我經歷過食不下嚥,懼怕學生發生意外的事件,對這種『畢業旅行帶團預期性焦慮』感同身受。

更何況這個班級在國二下學期時,兩天一夜的校外教學行程,還發生晚上某位同學的母親突然過世,另一位同學發高燒連夜送回台北,令導師焦慮不已的事件。

我知道身為導師的難處。在此時這個行政支援薄弱的場域裡,覺得孤立無援。我理解導師的孤單無力與擔心,但是我也得思索孩子的權益,請導師等我思考兩天再做回覆。

我思考的重點不是切結書,而是要釐清畢旅對孩子的意義。

於是我告訴導師,我不會放孩子單獨去參加畢旅。
但我雖然請老師放心,也免不了感覺被拒絕受傷害。我心裡暗自想著:.要去就母子都去,不然就都不要去。

接著我跟輔導老師聯絡:

輔導老師說不必簽署切結書。

一切等所有相關的人跟學校行政單位一同坐下來談,再做決定。輔導老師說,即使目標是讓孩子成長學會對自我負責的態度,媽媽還是可以跟,但跟隨有很多種方式,我們可以繼續討論跟隨的方法。 

但心理師的立場截然不同。心理師說要簽。

心理師表示要盡可能讓孩子和大家一樣,盡量不強調他的不同。心理師表示既然哥哥已經簽署契約,最好讓他參加畢業旅行。『我們好不容易才找到他有興趣,肯努力的動機』,『這是讓孩子學會承擔學會對自己負責的好機會。』

心理師建議從幾方面著手:

1.請「同學」協助,讓老師放心。 
2.要媽媽告訴導師,畢業旅行過程中只要違反規定就打電話給媽媽,讓媽媽馬上到場處理。  
3.請輔導老師想辦法幫忙讓導師放心,安撫導師不安的心情。 

心理師建議我跟教務主任談一談。她覺得媽媽得讓學校知道孩子不會亂跑。如果簽署切結書可以讓學校安心,就簽署。心理師說:孩子『本來就有權利可以參加畢業旅行,你不必管學校怎麼想』,讓我慌了起來,我處在其中不知如何是好,放下電話哭了起來。
(事後我和心理師提到她的強硬,讓我害怕徬徨,她說她當時也在處理媽媽的軟弱與遷就。)

當H花媽遇到AS孩子
六神無主的我哭著打電話給我姊姊說明事情的經過。姊姊表示:「重點是得讓老師放心。」大姊願意開車載我跟著學校的遊覽車隨行,讓學校知道萬一發生任何事情「我們家人會隨時處理」。讓校方知道家長的目標是讓哥哥成長,而不是放任不管把小孩丟給學校。

但心理師覺得我姊姊的建議得修正。心理師說媽媽可以跟隨。但這次參加畢旅的意義在於讓孩子知道他的『行為會對環境產生影響』,所以不要讓孩子知道媽媽跟在身旁

所以我決定在畢業旅行期間,就近到畢旅附近地點守候。讓學校知道萬一孩子有狀況,我能在短時間內到達現場處理。

當務之急是減輕導師和主任的部份焦慮,讓他們知道其實哥哥的狀況都在好轉,很注重安全,請他們放心。心理師願意打電話讓教務主任及輔導主任了解這點。
.........................................................................

PS.
我教導孩子累了沒方法的時候,有時候想放棄,有時候想痛揍他一頓。我在校任教當導師的時候,遇到行為不檢的學生或家長。也常常無能為力。
不管是老師或家長或行政人員,任何人在困頓的時候都需要有人拉一把,需要有人指導給方法。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