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1日

因為困難所以成長所以茁壯...(6)「契約」的模糊地帶

心理師說媽媽可以跟隨。但這次參加畢旅的意義在於讓孩子知道他的『行為會對環境產生影響』,所以不要讓孩子知道媽媽跟在身旁。所以我決定在畢業旅行期間,就近在畢旅地點附近等候。讓學校知道萬一孩子有狀況,我能在短時間內到達現場處理。讓學校行政部門瞭解,我並不是只把孩子丟給學校不願負責任的家長。


但接著心理師表示要注意導師因為孤立無援而可能衍生的問題,所以要我得注意兩件事:

1.導師可能過度解讀契約內容動輒得咎。 
2.規範接下來孩子在畢旅中的活動內容。

果然隔兩天導師打電話給我,說哥哥不知道什麼原因,應該要上英文課,卻停留在廁所前不進教室,「廁所」是「契約」的模糊地帶,「廁所」的地點在「教室旁」。

導師覺得哥哥有足夠的聰明挑戰契約內容,所以要求哥哥得說出為什麼停留在洗手間不進教室,如果不說明就算是違反契約了。

我嘴上表示明白。但心裡想著:心理師說的「過度解讀」事件,真的發生了!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該先找心理師還是找輔導老師?萬一他們的意見又不一樣,那我要聽誰的?....我哭了起來,希望有個安全的所在讓我可以躲起來誰也不見...霎那間,我真正懂得了哥哥每次遇到困難時把自己關在掃具間的心情......

在我手足無措時,突然接到導師的手機。口氣非常興奮。

導師說在畢業旅行其間有人可照顧他了,因為很熟悉孩子狀況的註冊組長將同車參與。這名組長曾經擔任這個班八年級的實習老師,對孩子關懷備置。有確知哥哥毫無危險性的註冊組長隨行,導師雀躍不已。

導師憂心孩子沒人照顧的問題解決了。導師很愛我的孩子,她真的希望我的孩子有安全的畢旅。有人可以照顧哥哥,所以她希望哥哥可以參加畢業旅行。但對我來說「違約」這件事,才是哥哥這個階段的重心,這要怎麼處理呢?

對心理師和我而言,我們是藉用孩子極欲參加畢旅的動機,要他信守約定,要他學會控制自己的行為,這件事情的意義比有沒有參加畢業旅行還重要。

導師表示會再度向孩子問原因,要和我們一起處理這個問題。此時此刻,最值得慶幸的是。我們所有的人真正站在同一個點上,處理同樣的問題了。

但是當事者可不這麼想....他不想參加畢業旅行了........

晚上哥哥放學回家神情冷漠。我問什麼他都不願講話。跟著他進房間,問他怎麼了?把照相機遞給我,用肢體表示他不需要了,完全沈默不語。

照相機是為了要參加畢業旅行而準備的,這陣子他都在練習怎樣使用相機,好在拍下畢旅時同學逗趣的影像。我也和他分享幾篇拍照的技巧文章,雖然哥哥不說話,但這是他不參加畢旅的肢體語言。

八點多導師打電話來表示,放學前導師要求孩子得說出為什麼停留在洗手間不進教室,如果不說明就算是違反契約了。哥哥馬上拿起書包就回家,頭也不回!

導師語帶抱歉,她非常擔心自己沒處理好!

我告訴導師,哥哥確實有事情需要處理,請老師不必擔心自責。
我完全明白,如果哥哥是一般的孩子,就不會如此橫生枝節,我們這群大人也不必如此大費周章了。不管畢旅的事情最終如何,但身為孩子的母親,讓孩子成長的目標不會改變;激發他動力的目的不會改變。

睡前不管他聽不聽,我都覺得應該把契約的內容講完。

我用哥哥熟悉的加入花蝶國光租書店會員得簽會員條款開始講,講到他看到我住院開刀、到車禍訴訟的過程都得簽署的同意書。為什麼這些簽署一定要做,規矩一定要守。


之所以得簽特別契約,是因為老闆會把擔心的事情都先寫好規範,不然客人不還書,當老闆的會就會造成損失。開刀動手術有風險,所以得讓病人知道讓他面對可能發生的困難做準備,並且徵求病人同意。

同樣的老師跟媽媽都關心哥哥,所以預防所有可能會發生的意外。因為我們會擔心他,所以會要求他確實做到「不隨意離隊」。這是個重要的提醒,簽名也表示你看過了,知道該注意些什麼內容。

本來埋在棉被裡的哥哥,探出頭來側著。他好像有點聽進去了。

p.S後來導師說她知道哥哥是因為洗手間沒水,哥哥無法應變不知道該怎麼辦,所以僵在廁所前所以哥哥不算違約。但我詢問哥哥,他的態度讓我覺得不是因為這件事,哥哥告訴我『我永遠不會說出來』,所以我到現在仍沒辦法知道英文課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臉書的回應與討論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