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12日

已經三十、四十歲了,還需要去確診自己是不是亞斯伯格嗎?聽花媽跟王意中老師說說話

花媽:
當孩子發現他被確診為亞斯伯格或高功能自閉症的時候,我們就會發現好像我先生很像,或者誰誰誰也差不多是這個樣子。我想問已經三十歲了 四五十歲了,到底要不要去了解是不是亞斯伯格這個議題?

王意中臨床心理師:

「是亞斯又怎樣?」這是第一個會來思考的。與其確定是不是亞斯,倒不如來思考,是不是我們在相處上,我跟在另一半跟手足之間的相處上出現了問題?
當然也包括我對我自己的了解,是不是我自己在工作上、感情上、生活上、課業上也出了一些狀況?這些關係也好 或者是我自身的發展,這個問題裡面,有多少會是亞斯伯格症的這些特質所影響的?這時候再回歸來看,就比較有它的意義存在。



因為那些人年紀都不是太小了,以至於我再看到這個症狀的時候,他們都會有敘述,敘述中看起來都會有很大的焦慮,或者是憂鬱,或者是強迫,或者是思覺失調之類的….

當我發現我是亞斯,但也許是因為我這段時間工作不是那麼的順利,這個工作可能因此對我帶來的一些壓力存在,但這個壓力也許包括讓我產生憂鬱的情緒焦慮反應出來。如果我想要讓我的情緒比較舒緩,讓我的憂鬱情緒可以緩解。
當然在這個過程中,我的求助行為,也就是到身心科到心智科,我不管碰了精神科醫師或心理師,在整個會談過程中,專業人員怎麼看待我在面臨工作上的挫折,裡面有多少是因為我的固著?

當然因為我已經是比較大人了,我接不接受我的這個固著行為,假設我接受,我如何來跟我的固著行為來共存?然後讓我在整個工作上、生活感情上,可以更順利。但有一種情形 當事人來講,我想要改變,我想要跟人家可以對話,想要跟人家對話時候 眼睛可以看對方,我也希望我能夠聽別人不同的意見。

在這種情形下,假設過往發現我很難做到,導致我很多的衝突。如果這個很難做到,是因為我亞斯的這些因素存在,至少我們就會比較一個合理的對待,也就是我這樣一路走來,原來造成我在跟人相處上一個很大的困難,是因為我在人跟人的關係上,我可能需要花更多的時間的話,這個時候方向就會很清楚了。


目前得到的求助是這樣,本人的求助真的不多,大部分是他們其他一起生活的那些對象,然後他們會告訴我幾件事,會說當事人不承認不就醫,可是他們造成他人很大的困擾,這樣子的話,對於他的家屬或者是他的朋友,認為他沒有病識感

如果本人認為需要求助,其實這個部分也就已經跨出一大部分了,因為本人\已經開始在面對自己,可是在身旁的家人在跟當事人談的過程中,並不需要直接來告訴他 你就是。你不用跟我辯了,我看了太多資料,我上了花媽好多的粉絲專頁,我所有的資料都告訴你就是…

重點不在這裡,重點是我可能要反應讓你知道,我關心你,我關心你可能在跟人的相處上,因這樣子問題 導致一些焦慮,我可能關心你,可能你晚上的睡眠品質可能不好,你的情緒可能對很多事物不感興趣了,所以我讓對方了解,讓我的孩子或另一半了解,我關心你這些~~那接下來我們要不要一起面對這個部分,來協助讓你的生活品質 來得更好,

想一下這樣的大人要他們去就醫,或者是去找心理師,有沒有什麼要注意的地方?或者是有什麼差別?找臨床心理師,跟諮商心理師,跟精神科醫師 有差嗎?

當然因為不同專業有不同的訓練背景,如果說你本身需要明確的診斷,或藥物的輔助,首選會是以身心科 精神科醫師為主。而臨床心理師的訓練,對病理 對心理病理,有屬於專業上的過程,所以就整個鑑別上,到底今天這個孩子這個大人,他是亞斯伯格症?還是他是強迫症?思覺失調?這個部分就臨床心理師的訓練,他相對可能會比較熟悉。所以不同的專業,也許就諮商心理師,會有他的專業~



如果要談的是感情的部分,婚姻的部分,生涯的部分,去求助,對專業人員來講可能擅長婚姻諮商,但也許對亞斯伯格這個部分不熟悉,那專業人員需不需要做轉介?

還有一種情形是我對亞斯熟悉,但對於婚姻諮商不熟悉,那我們要不要有另外的合作?合作,就比較不會說什麼問題,就是只是誰做 誰不能做 。

花媽:
請問一下在就醫或者諮商的領域有沒有年齡上的區別?小孩跟大人看的都一樣嗎? 

王意中臨床心理師:

一般來講的話 我們如果說到醫療院所,兒童青少年會去的都是兒童精神科、兒童心智科。其實都是精神科醫師。一般如果你是成年人,會到身心科到精神科,這幾個科別其實都是精神科。就醫院來講會搭配臨床心理師,有的醫院也許又會再搭配諮商心理師。會看每個醫院的編制。

花媽:
講一個算是比較嚴重的問題,這是滿多人不能說出的痛,他們就常常在家裡面已經被當事人打,家人問我能不能強制就醫?這個時候難道可以我想要強制就醫就打個電話嗎?

王意中臨床心理師

當家屬他可能想要提出強制就醫的部分,可能就要去考量一些事情,第一個 當事人他願不願讓你強制?如果跟亞斯伯格症相處過應該會清楚,當很多事情我用硬的方式要把你帶走,沒有經過你的同意就要把你帶走,衝突只會來得更大。

與其說強制就醫,倒不如我們會來思考這個家裡面是不是存在家暴的議題?是不是需要社福系統的介入?介入真的也發現當事人他需要就醫,我們如何用一個比較適當的方式,讓他去就醫?

除非真的是有很緊急必要的,可能就要考量相關的法規,是不是允許做這件事情?不然你也知道,跟他如果來個硬碰硬,後續的付出代價 其實是非常高。

花媽:
請問相關的法規是要查什麼?

王意中臨床心理師:

可以上網去查相關的強制就醫相關規定。因為牽扯到你可能有一些不同的疾病,哪些條件是符合強制就醫的部分?這當中還是提醒各位,也許這一次你對亞斯強制就醫了,不管你是不是有沒有按照各種法規?你就是強迫地把他帶去了,但是你真的要提醒自己,這樣一個經驗可能會對你帶來無法想像的後果。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歡迎您提供意見看法,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