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8日

花媽怎麼陪伴孩子選擇大學校系?


兒子已經穩定就業三年。他要念什麼科系念哪個學校,其實都是「告知」我他們的決定。事後回想即便他們跟我商量,我也會說:「你決定。」

我自己考大學選填志願時,那年代很少大學生是用貸款繳費的,想貸款也是條件嚴苛很不容易。但我的父母只說:「可能妳去唸到一半,我會供應不起學費…」

是的,就只有這樣,他們沒告訴我:「念中文可能找不到工作」也沒告訴我「我未來會沒飯吃」。父母思考的是它們的責任。

而我選擇中文系的原因並不是我熱愛中國文學,而是因為英文很爛,我選擇了最不需要用到英文的科系。其實我的數學能力算好,以現在的考試標準,我的數學科成績都在頂標程度。

我弟弟國中畢業就不想念書了。所以我爸讓他去當「黑手」,他工作了一年練就了還不錯的修車能力,老闆想留住他,但他自己覺得所學不足,反倒選擇了回學校念書一途。(事實也證明這最不會考試讀書的弟弟後來成就最大。)

但我的孩子確診拿輕度自閉手冊,所以準備過程
比我自己念大學前的準備複雜得多。

兒子覺得身障特考,沒有他想念的學校,所以不考。學測考完徵試太麻煩不參加徵試。直接面對指考。


(PS.後來我認識很多亞斯大孩子念大學選擇身障特考的,確實有相當比例念得跌跌撞撞,花很多年補修的)

但指考考完他非常不信任我有協助他選志願的能力,覺得我會擾亂他選填志願的順序,所以最後給我看一下他的決定,我也沒說什麼,只建議可以加填兩個中部學校科系有備無患。一個在台中教育大學,一個是新竹教育大學。

選擇教育大不是突然的決定,而是長期以來的理解和溝通。教育大學校園普遍不大學生數也不多對需要規則的輕度自閉學生來說是個還不錯的選擇。再則這些師範體系學校都有特教系所,校園風氣普遍友善,也許可以直接請特教系所的學長姐在需要時就近幫忙我們的孩子

另外有的校內還有完善的心理系所及心理諮商服務,都是很好的資源。

兒子本來不想離開大台北,畢竟他不敢坐公車仰賴捷運
竹教大的洗手間
,離開大台北會有交通上的困難,所以遲疑了。但我跟他說:「等考上了再來考慮要不要念~~」兒子聽進去了,也真的很湊巧的考進新竹教育大學。

哥哥高中的成績不佳,總在班上倒數第幾名,甚至已經考上大學了,還在高中補修英數學分。

哥哥考高中時我百般勸說希望他去唸高工,但他執意不從。後來我還帶他去朋友家跟念高工考上公立科大的孩子談,但他還是堅持己見。非常堅持我只好依著他。

雖然他在高中是靠加分考上的,但他開始為自己承擔。高二高三確定要念第二類組以後,在數學物理上琢磨很多。所以成績慢慢有進展。

高中時他選擇,他承擔。過程中我就是強調著:「有困難,我都在你身邊,跟你一起解決。」

考上新竹教育大學,新竹有我娘家姐姐一家人可以就近幫忙,離台北也不遠,即便住校也可以每個禮拜回家,有急事坐火車也才一個多小時都還好。但我想你們也都想的到,接下來挑戰才開始……..

但有什麼關係呢?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進大學之前,我把「學會求救」列為第一大學習目標。先把孩子會「當機」需要怎麼被幫助的點整理出來,請同學老師們「被動式幫助」「不要主動式協助」。(明著說大話的我,暗地裡其實有準備萬一孩子適應不良,我就搬到新竹去~~XD)

聯絡資源教室老師的當下,我慌了,我萬萬沒有想到資源教室老師「聽障」。雖然表達流暢,但就是聽得出來老師的發音有狀況。

接下來我更沒有想到的是,聽障的老師居然成為兒子的最佳溝通對象。她每個禮拜約孩子吃飯跟他聊天,告訴我兒子許多可愛的小細節。兒子因為知道資源老師的困難,都會認真地看著老師的臉,看著她說每字每句。這位老師對生命的熱情,也感染了兒子。

新竹教育大學可愛的洗手間
交通問題對我來說很頭痛。兒子是功能極佳的GPS導航,但他因為國中搭公車曾經嚴重受挫,所以之後都不肯搭公車,但學校離新竹火車站有1.3公里,他又有僵直性脊椎炎不太能走動,我問兒子要怎麼辦,他決定「慢慢走」「腳痛了就休息」。

於是我幫他加入另一個選項「發簡訊跟大阿姨求救」。但加入的這個選項幾乎是毫無用處,因為他主要的求助對象是我,由我看情況要自己親自出馬,還是請新竹大姊開車去接他。

有天很驚悚的在凌晨四點,我的手機發出聲音,打開簡訊「我不行了」,把我嚇得半死。一早趕到學校去將僵直性脊椎炎發作,痛到無法行動的孩子送到馬偕醫院。之後雖然學校為他做了緊急處置,但這次發病的痛苦經驗,讓孩子毅然決然想重考回台北。

是的,你沒看錯,他堅持「重考」。即便在校成績傲然,他仍堅持大一讀完,重考回台北。他覺得轉學考太麻煩直接拒絕,不容分說

在北部他只有一間理想學校,他說:「多練習幾題物理數學就好。」我跟他說,數學物理你的分數都很高了,在怎麼練習也練不到多少分了,我覺得你應該寫作文,隨便寫寫也有三五分,隨便考也會考上。

兒子聽進去了。你們知道這有多不容易嗎?

他歷經幾次大考,作文通通交白卷。高中基測題目「體諒別人的辛勞」把他氣到爆炸,說題目「虛偽」寫的人都「不誠實」。在考場抓狂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大學學測指考,雖然還是把作文空白,但至少讓女兒幫他買中午的便當~~XD

感謝竹教大師長的協助!!
第一次指考他靠數學加權考上公立學校。而這次重考最重大的意義是,他為了達成目標而突破困難,他寫了作文,雖然內容很少,但他願意「不精簡」「配合分數,多寫幾句廢話」這是很大的妥協。他自己意會到這個妥協可以讓他達到理想中的目標。

我回想自己,並沒有因為念中文系而得到出版工作,或者成為大作家卓惠珠。我放棄了數學但仍在與數學較相關的電腦領域上得到較多的工作機會。這幾年我看到3C、雲端、科技',甚至「思想」都進展這麼快速,我真的不敢也不懂,能對我的孩子給出什麼建議?

比起考試,生命中有更多更重要意義的事件值得努力。是不是?

最後,如果你是因為不懂得怎麼幫助孩子選大學校系而被我「引」入這篇文,我希望你能看到我做的---

重點是「陪伴」。

這篇寫到這裡暫時像是完結了,但我知道有些人心裡還是難受的,因為可能你看到的是「花哥哥有動力,但我家的孩子沒有動力」。

若您有這個疑問,請看這個連結~因為困難所以成長所以茁壯...
為了幫孩找回動力,我們一群人做了很多努力.....

http://helpasperger.blogspot.tw/2011/03/blog-post_21.html

推薦閱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